Glo's New Deep

昨晚睡前確實有攝高枕頭想新一年要點做人。

想早睡一點,最好跟BB和K同一時間睡,然後早起寫寫東西,才開始忙碌一天。但睡前不無聊八卦一翻,整個人根本無法wind down,難以入眠。

想勤力一點,開一個新project或是甚麼,但又唔想太chur,免得不夠精力做好眼前的事。

想再修修身,多鍛鍊腹肌和跑步,但身邊人都語重心長叫我不要減肥,況且我吃甚麼,好像對體重影響不大,不吃則勁抑鬱。

想戒喝咖啡奶茶,好提升睡眠質素,但不喝無法集中精神極速寫稿,況且,奶茶王大發餐廳就在附近,唔飲對唔住自己。

不過是一年的第一日,為甚麼要那麼費神與自己的缺陷割裂?

回想2013年,沒甚麼resolutions,按自己的想法和感覺做人,還是學會和完成了許多。第一大課題,是學會不問回報做好一件事,不理會值不值得為親人付出。當然有怨懟和不耐煩的時候,但單憑這點,我自覺配得上「女人」這名銜。

也因為時間和精力不夠用,我學會更直接了當say no,將人和事的priority重新排序。

我明白到安全感不能從比較獲得,而是應向內求。

不要逞強,讓自己哭一場,向人求救。

改變並不會令我失去自己。

優質時間都在unplug的情況下度過。

願意用孤獨和辛苦去換取隨心所欲。

成功與物質保持距離。

預期新一年又有大改變發生,不知是好是壞,內心的survivor mode仍得繼續運作。

Image

圖片來自互聯網

Published at CosmoGIRL! May 2013 / Issue 141

臨近轉季兼為家居大執位,又得翻出舊物看看哪些可丟棄,騰出空間放入新的。

每當朋友到我家,都會讚嘆:「咦,你唔似咁少嘢喎。」每次見我都是不同look,又知我喜歡買物,家裡衣櫥竟沒有Carrie Bradshaw衣帽間那樣的亂檔規模,只憑一個宜家衣櫃走天下。

我總打趣說:「千萬不要打開我的衣櫃,你必會被我的衣服瀑布沖擊至死!」每次收納衣服,都在挑戰物理定律,彷如iPhone 5的廣告:「一樣嘢點可以更多,同時更少?」就是拼命壓扁和攝得就攝啊,衣櫃後那塊脆弱木板被擠得扭曲鬆脫,也視若無睹。

此外,我是個很捨得丟物的人。總覺得衣服如男人,無出現一段時間的話,就不再屬於自己。也是為甚麼我堅持不租迷你倉,不打算留在身邊的,還要來幹嗎?

而且物件,與家居空間不斷爭寵。我享受漂亮的衣服,同時對空間有別人無法明白的要求,書枱就是我的太平山,窗外山景是我的維多利亞港,兩者之間的「建築物」不可高過書枱,即使有闊闊的窗台,也視作海濱長廊,是我心靈休憩呼吸之地,容不下有任何突兀之物破壞我的一覽無遺,那會使我腦便秘的。

在香港,地方不盡用是一種奢侈,我希望「豪」得就「豪」,寧願丟物,也不多添一個衣櫃。

不過今次執屋,還是感到罪孽深重,明明覺得自己已經很節制,少了衝動購物(impulse buying),但還是翻出一堆過氣、質地差、殘舊霉爛的衣服。一直提倡時尚不一定要奢侈,卻因為經常光顧high street labels而變相買得更多,內心的魔鬼不停慫恿:「才幾廿蚊,仲諗?買啦!」,買完穿過一季,通通變廢物。

每逢轉季也會將舊衣捐去慈善機構,以為這樣可幫到人,就贖清自己的罪,然後重新做人,開展新一輪購物,然後是新一輪懺悔和贖罪。

直至從報章讀到fast fashion的影響,才意識到自己真的太無知,以為將一袋袋舊衣推入回收箱,便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,原來不是所有捐出去的舊物都能循環再用。 繼續閱讀文章 »

Image

小妺卡璐(Glo)第一本出版的書《妝前妝後》,新上架,三聯書店有售,請多多捧場支持啊。

說來有點慚愧,自從轉職做自由寫字人後,雖然寫的字沒有少,但都出版到印刷品去了,個人博客則update得越來越疏。

對免費發布的博客來說,理應是一項成就,有人付錢給你寫作呢,算是上岸吧。不過對個人而言,總覺得怠慢了自己,因為沒有十年前不求回報只憑內心一團火寫寫寫,就不會有今日出版的機會,博客一直是寫作生涯的本源。而且,很多博客讀者雖然素未謀面,但總覺得她們是一批難得的知心友,少寫了博文,就感到愧對她們。

這裡冷冷清清之時,其實offline了去籌備第一本實在的拿得上手的由出版社出版的書《妝前妝後》(三聯書店(香港)有限公司出版),「卡璐」,就是我,「Glo」的譯音。

書是多年博文和《CosmoGIRL!》專欄結集,書名寓意女人可以有很多不同面貌,以我的分裂人格分類,談pole dancing、愛情、購物、OL生活、人生態度和一點知性思考。很榮幸邀得《CosmoGIRL!》副出版人兼主編Joven作序。

出書是我多年想望的事,記得籌備新書初時,負責穿針引線的M問我:「點解你咁冷靜?你知唔知呢件係大件事?」

當時我答:「我不太敢相信是真的。」愈覺得要緊,愈感到它脆弱。

到現在已成真,也好像無法有太興奮的反應(Ok,我承認這兩晚睡不好,可能潛意識在亢奮著),反而出奇地謙卑:因為那是很多人鼓勵、賞識、努力和幫忙而成的。我真的很好命。

一聽朋友喚我「女作家」,我這名水瓶女就想極速逃跑,因為太intimidating,要成家才能稱為「作家」吧,要像金庸、倪匡、亦舒、余光中、林燕妮這種級數的。

對英語的「writer」則比較自在,與carpenter、engineer、shoemaker同等級數,就是以自己專長作為職業,可譯作「寫作人」或「寫字人」。一位朋友說得最好,她說我成為了「a published writer」,成功出版的作者,浩瀚書海的一員。

美國女作家兼名編劇Nora Ephron曾說過:「The hardest thing about writing is writing」,書出成了,欣喜過後要面對下個難關,就是繼續寫下去。

詐型

Posted on: 2013/05/06

Image

Published at CosmoGIRL! April 2013 / Issue 140

Canon早前有個雲端打印機廣告,廣告中的葛民輝想一個人靜處,上上網、浸浸浴、玩玩音響甚至在洗手間內開大時,他的老婆李娜京總會走出來打斷他的寧靜,咆哮著一項家庭雜務,如叫他食飯、聽電話、放狗和列印e-ticket。

初時覺得葛民輝的噴咖啡驚嚇反應太誇張,只屬喜劇效果,直至聽到身邊有朋友娶了老婆後,老婆從此不工作當少奶奶,而每當朋友放工後想一個人上上網,或出外跑跑步,他的老婆就會詐型,抱怨被冷落了,朋友卻覺得很有壓迫感,暗中想她重返勞動巿場,有別的精神寄託。

外子聽了這個朋友的遭遇,便說:「其實男人工作好大壓力,放工後很需要一個人靜下,做自己喜歡的事,那是男人的浪漫。」

 聽後我賭氣:「大家咁話啦,我也有自己想做的事,不想為家庭無私奉獻到沒有了自己。」

然後我反省,到底有沒有做過廣告中李娜京所做的,去干擾男人的浪漫?原來是有的,而且經常發生。

想必那廣告是男人構想出來的,男人上網、浸浴、玩音樂,女人都覺得是浪費時間的無謂事情,而且老是搞不懂,為何他們開大時,總要拿報紙、書本和手機入洗手間,好像很不衛生,也好像不太尊重那些報章書刊的作者。

原來對他們來說,那些是極少有又重要的私隱休閒空間,而我,總是會看不過眼,每每打斷他的空間,叫他去倒垃圾、晾衣服,投訴他又將洗手盆周遭弄得濕漉漉,著他快替我修理這個那個云云。

這些對他們心靈的侵擾,原來真的像葛民輝的反應那麼嚴重。想起了有哲學家拿箭豬相處的矛盾行為(the porcupine dilemma)來比喻人類親密生活的困局。 繼續閱讀文章 »

母乳荒

Posted on: 2013/04/12

Image

真是滴滴皆辛苦

Published at CosmoGIRL! March 2013 / Issue 139

最近跟朋友的對話,已經由「你條仔點呀?」,轉為「使唔使搶奶粉?」、「餵唔餵到人奶?」

不要跟我說「專家說餵母乳對嬰兒最好,所以毋須跟人搶奶粉」這等BS,一個人無知,大可以不說話,沒有人會怪你的。但因為無知而說了蠢話,而這些蠢話反映你沒見識過人情世故,輕則涼薄,重則成為欺壓者的幫兇。

也不喜歡「你未結過婚/未為人父母,你唔明架嘞」的論調,一個人應該有容量、想像力和好奇心去了解經歷跟自己不一樣的人的情況,不明白,只是腦筋和心懶惰。

原來,一說到餵母乳,每個新任媽咪都有各自的苦水。

好姊妹K說:「初時唔夠奶水,BB成日喊,好驚佢唔飽。而家多咗,BB每次起碼食個幾鐘,食完無耐又要餵,好似坐監咁。」

舊同學W說:「唉,開頭已經餵唔到,姑娘配奶粉給我。再看看隔籬床的媽媽,她們已老早在勤力泵奶!」原來越頻密餵奶或泵奶,乳房就會製造越多乳汁。

榮升第二任母親的M說:「好難全人奶餵哺,現在一半奶粉一半人奶。」

不只體力上的勞苦,這些媽媽還會因為無法餵哺「對嬰兒最好的」的母乳而深感內疚,責怪自己當初因疲累和困身而不夠堅持。 繼續閱讀文章 »

Image

有機和醫學美容興起,代表女人購物習性愈來愈well-informed,也愈難洗腦。成分太快見效質地太好反而驚。

Published at CosmoGIRL! February 2013 / Issue 138

早前有女網友揭發到美容店購物,售貨員一知道她是港人便宣稱聖誕套裝全線無貨,仿如D&G事件的翻版,引來不少回響。

心底裡極佩服這小妮子在Facebook公開了這件事(據說後來還是刪除了這個status update),這幾年來,相信不少女人到美容商店購物都受過白眼和冷待,怕事如我只會將悶氣骨碌一聲吞進肚子裡,務求息事寧人。

雖沒遇過那麼明目張膽的歧視經歷,但較隱晦又夭心夭肺的則遇不少。記得年多前到一家很法國的牌子購物,本來很普羅旺斯的牌子竟然變得很港式地要人儲分,更是兩個售貨員說出來的儲分計劃是兩個版本,簡直海鮮價。不是愛其乳木果系列和橄欖沐浴露,我不會就範。更可怕是,當你好不容易以最低數額在最後限期前換取最低額禮券,你得承受店員的藐嘴和將你打入冷宮,待她服侍完大客才賜予你應得的。

嚇得我好一陣子沒有再去,心想不如待用完幾件產品才一次過補貨吧,可以裝豪客嘛,不過太費神,等不了多久就轉用其他牌子。

也試過皮膚突然覺得積了很多死皮,想起到一向用開的品牌買支爽膚水。店員脅持我那支爽膚水,問我是否VIP,我答是。然後他追問我有沒有試過這個那個系列,我答試過,但暫時不需要補貨。好不容易懷著堅定意志到達付款機,那個店員嘟一嘟我的顧客紀錄,懶醒地揭穿我:「小姐,你上次購物已是2005年。」 繼續閱讀文章 »

Entries by Month

六月 2017
« 一月    
 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  

Twitter Updates

錯誤:Twitter 沒有回應。請等待幾分鐘並重整此頁。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